主页 > 应用识别 >毛泽东韶山神隐11天:酝酿中共最残酷斗争 >

毛泽东韶山神隐11天:酝酿中共最残酷斗争

2020-07-19来源:应用识别
点赞:145

1966年,毛泽东第二次也是生平最后一次回到故乡韶山,在11天的秘密状态下做了哪些事情呢?根据马双有在《毛泽东最后回韶山为何要保密?》一文中的分析,后来的批刘邓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召开八届十一中全会、发表一张大字报、将刘邓逐渐逐出历史舞台等等事件,都与毛泽东在韶山滴水洞的思考有一定关係。从公开的信息来看,毛泽东在滴水洞至少写了一首诗,给江青发了一封信,代表了毛泽东最初发动文革的设想,但其中也有些令人费解之处。

毛泽东韶山神隐11天:酝酿中共最残酷斗争

韶山滴水洞

文中称,毛泽东第一次回故乡韶山,由“大警卫员”罗瑞卿、湖南的父母官周小舟陪同,通过各种媒体的宣传做到了国人皆知。1966年6月17日,毛泽东在中共建政后第二次回韶山,住进了湖南省委专门为他修建的韶山滴水洞一号楼。这里距韶山故居4公里,风景幽美,远离尘嚣,被他称之为“西方的一个山洞”,一连住了11天。

此时,“五一六通知”已经下发一月有余,由他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在全国各地轰轰烈烈地展开。毛泽东这次回韶山,据说一是休息,二是读书,现在看来,按照毛泽东说的,当时一大批混入革命内部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正在篡党夺权,阶级斗争异常激烈,文化大革命正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进行,在这关键时刻,毛泽东怎幺会到这儿“休息”呢?要说读书,在北京就不能读书吗?作者认为,“思考文化大革命的一些问题”,这才是毛主席来滴水洞的真正用意和关键目的。

毛泽东这次秘密回韶山,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身旁无一个高干陪同。他任何人都不见,没有去祭扫父母的坟墓,没有去探望生他养他的故居,更没宴请老乡。韶山公社党委书记毛继生的女儿,当时在滴水洞旁耙柴时,忽然看见了坐在轿车里的毛泽东正用手拉开车帘,回家后就高兴地与家人讲起了这件事。谁知当晚就有领导找到毛继生,说主席并没有回韶山,乱讲是要负政治责任的。这样,毛泽东回韶山的消息才没有传开。一直到1971年林彪事件后,家乡的人们才知道,毛泽东确实在滴水洞住过一段时间。

毛泽东这次回韶山,警卫布置得十分严格,不準任何车辆和行人从滴水洞经过。毛泽东本人也没有走出过滴水洞。有几次,他试图到滴水洞外散步,都被工作人员婉言劝阻了;而他本人也不让知情的省委在报纸电台发消息。

据作者推测,首先,毛泽东这一次回韶山,心情并不轻鬆。自己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的战车刚刚启动,自己修改和批发的“五一六通知”刚刚出台,目的就是要发动全国各地的群众和造反派,揪出并打倒一大批“走资派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彭罗陆杨反党集团”刚刚揪出,下一个目标就是不听话的刘少奇和邓小平:如何联络和操纵林彪、江青等人,整倒盘根错节、权高位重的刘邓,确实要费一番心机,抓一些火候。刘邓正在北京心绪不宁地领导文革,派出工作组掌控大专院校的混乱局势;江青、陈伯达不断将北京的机密消息传到这里;毛泽东正在暗中寻找突破刘邓的最佳时机。精神的高度紧张,阅读和思考机器的高速运转,使他无暇会见老乡,也无心思和老乡谈话。这可能是这次回韶山一直处于保密状态的主要原因。

文中说,毛泽东上一次回韶山,祭拜父母,鞠躬祠堂,周立波在散文《韶山的节日》中详尽描写后,却被江青、张春桥认为这是“丑化领袖”,是“反党大毒草”,闹得沸沸扬扬。毛泽东发动文革正要利用江、张二人,如果来到韶山村里,老乡们问其此事,毛泽东该如何回答?这可能是毛泽东回韶山秘而不宣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还可能有一个原因,上次跟随毛泽东回韶山的几位高干都被打倒了:罗瑞卿自杀未遂,周小舟于当年12月26日自杀身亡,彭德怀元帅、黄克诚大将也被打倒了。彭、黄、周都是因为反对大跃进、反对食堂化而被打成反党分子。吃尽大跃进和食堂化苦头的民众,问起彭黄周的问题,再问起罗瑞卿的问题,毛泽东该如何答覆?这可能是导致毛泽东不愿公开见韶山老乡的另一个原因。

文中认为,毛泽东在韶山11天,后来的批刘邓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召开八届十一中全会、发表一张大字报、将刘邓逐渐逐出历史舞台等等事件,不一定全是在滴水洞思考的结果,但肯定有一定的关係。从公开的信息来看,毛泽东在滴水洞至少写了一首诗,给江青发了一封信,代表了毛泽东最初发动文革的设想。

一首诗便是《七律·有所思》:

正是神都有事时,又来南国踏芳枝。

青松怒向苍天发,败叶纷随碧水池。

一阵风雷惊世界,满街红绿走旌旗。

凭栏静听潇潇雨,故国人民有所思。

给江青的一封信是7月8日写的,此时毛泽东在武汉,已经离开滴水洞10天,但也可以说是在滴水洞酝酿成稿的。信中这样说:

“……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他们为自己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不可。我的朋友的讲话,中央催着要发,我準备同意发下去。他的一些提法,我总感觉不安。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有那样大的神通,现在经他(林彪)一吹,全党全国都吹起来了,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是被他们逼上梁山的,看来不同意他们不行了。在重大问题上,违心地同意别人,在我一生还是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吧。……今年四月杭州会议,我表示了对于朋友那样提法的不同意见,可是有什幺用呢?他到北京五月会议上还是那样讲,报刊上更加讲得很兇,简直吹得神乎其神。这样,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藉助锺馗。我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準备跌得粉碎的……”

这封信很长,可见毛泽东对江青的重视和信任。作者推测江青很可能受命将此信秘藏起来,直到1971年林彪事件爆发后,这封信才被附在“林彪反党集团罪行材料”后面,向世人说明:毛泽东早在文革之初就对林彪的做法表示怀疑,表示不满、不认可和不信任。

此外,毛泽东在信中主要是针对林彪的“五一八讲话”发出感慨。这个讲话有两个重点,一个是“政变经”,一个是“天才论”。信中毛对“政变经”感到“不安”,对林彪对自己的吹捧感到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自己违心地同意了;而对“天才论”却没有提出批评,直到九届二中全会,毛泽东才以“天才论”为把柄揪出支持林彪的陈伯达,后又将“天才论”作为“林彪反党集团”的政治纲领。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