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掌机电脑 >寿命或许没有极限 >

寿命或许没有极限

2020-07-04来源:掌机电脑
点赞:385

寿命或许没有极限

  根据最近发表在《科学》(Science)期刊的分析研究指出,人类的寿命或许没有自然限制——至少目前还没有定论。

  罗马大学的人口统计学家伊丽莎白‧巴比(Elisabetta Barbi)和罗马第三大学统计学家法兰西斯柯‧拉戈纳(Francesco Lagona)领导的研究团队对义大利近四千名年龄在105岁以上的「超高龄者」的生存机率进行分析,他们发现人的死亡风险似乎在105岁以后趋于稳定,在图表上形成「死亡率高原」的现象。研究人员表明,当人们到这个阶段以后,每年的死亡风险呈现约50:50。

  未参与研究的法国国家医学暨卫生研究院人口统计学家让-马里‧罗宾(Jean-Marie Robine)评论说:「如果死亡率高原真实存在,那幺人类的寿命或许没有极限。」

  科学家长年争论人类寿命是否有上限,他们普遍认同人类在成年以后的死亡风险随着年龄稳定提升,一直到八十岁左右。但是,当人类迈入九十几岁或一百多岁后会如何发展,科学家产生了激烈的争论。一派科学家研究人口数据得出结论认为,人类是具有固定、自然的「保存期限」,死亡风险随着年龄不断提升;另一派科学家同样研究人口数据,但得出的结论是死亡风险会在超过一定年龄后趋于平缓,因此人类的寿命没有上限。

寿命或许没有极限

  2016年,纽约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的遗传学家贾恩‧维格(Jan Vijg)和同事的研究分析了五十多年来全世界长寿者的死亡年龄,估计人类的寿命极限介于115岁至125岁之间,随即点燃了这场论战。

  维格及其研究团队认为,自九O年代中期以后人类的最大寿命几乎没有增加,人类的寿命极限已经达到自然限制。目前已知且无争议的最长寿者为法国百岁人瑞雅娜‧卡尔芒(Jeanne Calment),她于1997年去世,享年122岁。

  专家们针对2016年研究的统计方法提出质疑,再度引发一场风暴,而巴比和拉戈纳的最新研究也捲入其中。巴比和拉戈纳的研究团队与义大利国家统计局合作蒐集了2009年和2015年之间,每位105岁以上的义大利公民资料,包括死亡证明、出生证明和在世证明,以尽量减少「年龄夸大」(统计超龄者岁数的常见问题)的机率。

  此外,他们还追蹤在世超龄者逐年的生活轨迹,而不是像过去研究只是把个人归类到一个年龄区间。义大利是全世界人均百岁老人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由于研究範围只聚焦在义大利,因此可避免不同司法管辖区在资料蒐集的偏差问题。

  英国牛津人口老化研究所的卫生政策研究员肯尼斯‧豪斯(Kenneth Howse)评论:「这些数据是迄今为止极端高龄人口步入『死亡率高原』的最佳证据。」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数学人口统计学家肯‧瓦赫特(Ken Wachter,该研究的作者之一)怀疑,先前有关高龄死亡率模式的争论,大部分是源于糟糕的记录和统计数据。他表示:「我们现在有更完整的数据优势,如果我们能为其他国家蒐集同样品质的资料,我预计会看见大致相同的模式。」

寿命或许没有极限

  但罗宾不那幺肯定。他提到法国、日本和加拿大的未公布数据显示,死亡率高原的证据「其实没有那幺明显」。他认为义大利的分析还需扩展至全球,才能确定研究结果是否为人类衰老的普遍现象。

  目前全世界约有五十万名10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这个数目预计在未来十年内增长一倍。 荷兰跨学科人口研究所的寿命研究员乔普‧德比尔(Joop de Beer)表示,即使晚年死亡风险维持在50:50不变,全球「百岁俱乐部」的会员数量也将逐年增长,呈现每十年多增加一岁的趋势。

  科学家希望更了解晚年死亡风险趋缓的背后成因。加拿大蒙特利尔麦基尔大学的遗传学家齐格弗里德‧希基米(Siegfried Hekimi)推测,人体细胞最终可能达到一种状态,让修复机制抵消了岁月损害,从而使死亡风险趋于平缓。希基米说:「这座高原为何出现,以及它对衰老过程有何意义,我认为现阶段还没有答案。」

  明尼苏达州梅奥诊所的老年病学家詹姆斯‧柯克兰(James Kirkland)认为,死亡率高原是强而有力的证据,未来或许能扩及应用至所有年龄让死亡率减缓。

寿命或许没有极限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这个说法或最新的研究结果。前文提到的2016年研究的共同作者布兰登‧米尔霍兰(Brandon Milholland)认为死亡率高原的证据「微不足道」,因为该研究的样本涵盖不到百位110岁以上的超高龄者。伊利诺州芝加哥大学的寿命研究员里昂尼德‧加夫里洛夫(Leonid Gavrilov)也点出,只要非常微小的误差就会使义大利的研究结论失真。

  其他科学家则驳斥,以生物学角度来看这个说法相当牵强。伊利诺大学芝加哥分校的生物人口统计学家杰‧奥尚斯基(Jay Olshansky)说:「你会受制于身体构造的基本条件。」他提到像神经元这类无法再生的细胞,随着人类年纪衰老持续退化和死亡,自然为人类寿命设定了上限。

  义大利的最新研究不会是寿命限制争论的最终结论,以色列拉马特甘巴伊兰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海姆‧柯恩(Haim Cohen)表示:「我确信这场争论还会继续下去。」

参考报导:Nature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