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安全奥秘 >我的意外爸爸、无人知晓 >

我的意外爸爸、无人知晓

2020-07-10来源:安全奥秘
点赞:244

连续看了两部有关小孩子的电影,皆为日籍导演是枝裕和执导。小孩就是小孩,是枝裕和让他们在最低压力下演出小孩的本色,释放出人的情感,留给我极深的印象。

我的意外爸爸、无人知晓

荣获2013坎城影展评审团奖,由是枝裕和执导的《我的意外爸爸》,10月25日开始在台湾上映,我是偶然在当天下午看到这部片子,这个偶然开启我另一扇窗。

是枝裕和电影里的小孩,就连出现不到一分钟的小少年,都眉目清楚地让人对他的气质留下印象。比如影片中护士的儿子,勇敢出来保护他的母亲,简短的一句话:「她是我妈妈,怎会跟我没关係!」那坚定的少年神情就定格在我脑海。

这让我想到哈洛‧卜伦论莎士比亚天才里的一段话。他说,莎翁创造的人世,简直与我们所居住的世界没有两样,其中的男人、女人、孩童,逼真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其笔下活灵活现的人物有数百个,《自作自受》里巴那丁这个角色,仅说了五次话,不过七个句子,却让人难忘。

我不知道导演是枝裕和是不是天才,但他的用心、细腻、精準、敏锐是很可以感受到的。更难得的,这样有才华的导演,却有一颗诚恳、孩子的心,带动影片里的孩子,给人感觉那些孩子好像不是在演戏,而是被导演带入故事的情境中表达着、反应着。他不是要给你非常的戏剧性,而是以纪录片的社会关怀为基础,让故事不是发展成戏剧结束,而是回归社会与人的关照与反省。因此那些孩子就不是戏剧里的孩子,是跟你一样有感有觉,从写实的素描溅动出来的生影与笑声。

创作是上帝留给人丰富的田野,让人去耕种。是枝裕和是懂得在田野耕种的导演,在孩子的田野…

既是偶然看的电影,当然就完全不知剧情,而且从未看过导演导过的戏,对剧中演员也不熟,仅知福山雅治,因此在完全不受任何的影响下,感受相当新鲜。

电影是这样开始的。事业有成的建筑师野野宫良多(福山雅治饰演),以都会父亲方式爱着妻子绿与儿子庆多,如此给我们广告式美好家庭的感觉。结果一通医院的电话告知他们当时婴儿错抱,养育六年的庆多可能是别人的骨肉,夫妻两人顿时从天堂陷入地狱。

身为观众的我看到这一幕,也紧张地想着「万一他们亲生的孩子是被经济差的家庭养育,那不是很作弄人吗?」结果他们的孩子果然是生活在经济条件相对有落差的水电工家庭。故事从这里开始以血缘与养育孰轻孰重的挣扎展开具戏剧张力的叩敲。血一定浓于水吗?观念重要?还是深厚情感重要?


饰演庆多的童星,那样黑眼睛天真地望着人世,又微微迷惑,走路的样子稚拙有趣,导演让他自然融入剧情,让人感觉不到他在演戏,很喜欢他!另一个孩子琉晴,聪明活泼,你看他对着野野宫良多一直问为什幺的样子,很绝又可爱。

饰演水电工的中川雅也(笔名LilyFranky)让我惊艳,他在片中随口说了一句:「明日事绝不今日毕」,将他不具野心乐天的个性展露无疑。我发现也是编剧的导演很能以角色讲的一句话道出其个性。中川雅也让我印象深刻,回来上网查他的资料,原来他早已是许多台湾观众熟知,一位才华洋溢全方位的艺术人!

让人一再咀嚼、回味的《我的意外爸爸》,允为日本电影2013年代表作品应当之无愧吧?

看了这部电影后让我对是枝裕和这位导演很好奇,于是搜寻他其他的作品。我接下来看的是他2004的电影《无人知晓的夏日清晨》(谁も知らない;NobodyKnows),该部电影的主角柳乐优弥以十四岁之龄荣获坎城影展有史以来最年少的影帝。

电影是根据发生在1988年东京巢鸭儿童遗弃事件所改编,这个事件当时轰动日本国内外。这些弃儿是他们母亲分别与不同的同居男友所生,母亲为了自己的幸福弃他们而去,他们在十二岁大哥照顾下靠着便利商店的食物,营养不良地活了九个月,最后房东发现报警处理。

整部电影是以儿童为主,由儿童带动出电影的灵魂。其实我好久不曾看电影看到如此无法遏抑地掉眼泪,电影并未表现出悽惨的弃儿情境、社会新闻般的惨状。触动我的是细腻的感觉,那种不分贫富人性细腻的一面,而一再让我动容的是,弃儿在贫穷的限制下依旧展现小孩的人性,在不起眼的地方长出希望。

动画大师宫崎骏曾说,有映画界高层曾质疑他动画里的儿童主角是否太早熟、懂事了?他回答说,不会,因为那是他的亲身经验。这部电影的主角明,就是这样懂事、体贴,又有着赤子心的男孩。妈妈晚回来,他自己做功课等她,回来了,温饭给她吃,把家整理得秩序井然。他要求不多,只要妈妈在身边,可以与弟弟妹妹一起生活,从外面回到有温暖灯光的家能说一句:ただいま!

他的母亲一直在寻觅可以依靠的肩膀,不过却一再遭遗弃,原来只是晚回来,后来出门不在家的时间越来越久,最后遗弃他们。纵然圣诞节等不到母亲回来,他仍亮着希望与温暖,想出方法让弟弟妹妹有过节日、被爱的感觉。

如果饰演明的柳乐优弥卖力演出,效果恐怕会大打折扣。正因为他淡淡的笑容与愁绪、发亮的眼睛,展现自然的少年表情,我们因而深深被打动。

而乖巧总是把自己收拾乾净清爽的大妹妹京子,有一个不到两秒钟的动作,却给我很大的触动。大哥哥终于在小妹妹小雪的生日那天冒险带他们出去玩。在公园里,当小雪站到石头上与京子比高,小雪下来后,京子用手将石头上的灰尘拂去。导演以这幺细微的动作让我们看见,没人要的弃儿,心是这样高贵!

导演是枝裕和以小孩纯视的眼睛,让我们看到社会与人性的交织构成,是不完足的。大人像硬硬的个体,小孩却是软软的,无种族地位意识等先见,小孩是待塑体,也因此他们像小天使的喜与伤格外让人疼惜。这位日本导演让小孩溶入演出的本领,让人刮目相看,孩子们在他的电影里也成长了,观众看完毕也回到自己渴望而遗忘的小孩天真境界,没有大风大雨的撼动,但却有清溪的清醒流动。

我们都来自小孩,可爱的小孩唤醒我们心里的天使,我们轻轻擦抚小孩的伤,分享天真与简纯,才感觉到大人世界的複杂、互毁与丛林化,而这不是小孩长大应该进入的社会。重新回到人的影像、思考本真的问题、发散温煦的批判力,是是枝裕和的小孩电影魅力,传达出淡淡的温柔与写实的光影,清真的融合。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